[翔叶]Smoking love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激动】
啥都不说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就是!辣么!棒!

曾经我炫酷不羁直到我收下了安利:

#@漫溯溯溯生日快乐w希望新的一岁身体健康,答应的肉还是没能写完,之后一定补上w


#OOC,好久不写,手生,慎入


 


#


描绘一个人与一个人的相遇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对于孙翔这样胸无点墨的人来说很困难,对于头脑还晕乎乎的孙翔来说,根本不可能。


诗人与作家总能用最朦胧与美丽的词语去形容。


但是孙翔巴拉着自己的脑袋,咬着笔杆子,苦大仇深地瞪了半天,最后在明信片背面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这半个小时来的第一行字。


“叶修,第一次见你,你就是一付邋遢样子。”孙翔看着自己写的什么都不像的邋遢两个字看了半天,最后只能把他们划去,写了个丑在上面。


现在也是,孙翔默默腹诽。然后开始纠结第二句话。


又过了半小时,孙翔暴躁得把明信片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桶里。被他随便扔到桌面上的笔轱辘轱辘,摔在了地上。


房间里霎时安静得能听到叶修在隔壁烧水的咕嘟声。


孙翔仰着头,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他的头还在晕着,耳边是咕嘟的连续不断的水声,他似乎能看到水中的气泡一个一个接连着从壶底向水面升腾,然后噗的炸裂。


突然声音安静了下来。


他咽了口口水,突然有些紧张得划拉着桌上散落的明信片,把他们都压到了资料下面。窗边挂着的苏沐橙送的熊猫的风铃突然摇晃起来,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叶修推开了门,他端着手里的热水对孙翔说,“来来,翔宝宝,喝口水。”


“叶修!!我要和你决一死战!!”孙翔被他的话气得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叶修理都没理他一眼,他看了眼空调的温度,磨牙道,“你又自己调了温度?”


孙翔一下理亏了,吭哧半天,最后小声念道,“调到24度太惨无人道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你有在发烧的自觉吗?”


“低烧而已,”孙翔还在犟嘴。


叶修走到他身边,把手里的水杯塞到了孙翔手里。


热水似乎有些烫,接过玻璃杯的孙翔手一抖,差点把水都洒在了自己身上。他骂骂咧咧道,“我靠,叶修你拿这么热的水来是要烫死我吗?!”


“喝热水发汗。”


“根本喝不下去好吗?!”孙翔快咆哮了。


叶修白了他一眼,拿过脖子,利落地喝了一口。


孙翔,“……”


“好了,喝,”叶修把杯子又递回了孙翔面前。


孙翔红着一张脸,扭过头逃避的不去看。


“乖。”叶修好声好气地哄着他,没办法谁让是病人呢。


“……”孙翔有些别扭的接过水杯,仰头喝了一口。热水烫过喉咙,在身体里注入一阵暖流。孙翔不自觉地多喝了口。


叶修在一旁说,“全喝光吧。”


孙翔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全喝光了。


叶修接回杯子,“你快回床上躺着吧,生病还在这里乱折腾。”


“用你管,”孙翔晕晕乎乎地说。


“快回床上……”叶修的语气有些强硬,但是生病的孙翔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他被叶修踉跄地推出屋子,他一下就瘫倒在床上,叶修俯下身好不容易才把压在他身下的被子抽出来,给他盖上。


孙翔一沾床就有些困意,他抱着枕头,脸埋在里面,呼吸有些粗,叶修费劲地把手塞进他的额头与枕头之间。


温度有点高。


孙翔贴着叶修有点凉的手,磨蹭了两下,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叶修见他睡了,想着等下再让他起来吃药。叶修放下心,从兜里拿出烟盒,他娴熟地叼到嘴边,却在看见孙翔的时候,硬生生地把打火机塞回了兜里。他摸了摸鼻子想为了病人还是忍一忍吧。


 


正巧孙翔的手机响了,叶修没来得及把烟塞回去,咬着烟嘴满屋子的找手机。他一看来电显示是江波涛,想着该不是什么急事就接了。


“喂,孙翔?”


“我,”叶修咬着烟嘴模模糊糊地出了一个单音节。


江波涛一下就听了出来,“叶神啊。”


“怎么了?”


“孙翔呢?有点东西想让他找给我。”


叶修瞥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孙翔,说,“睡了。”


“我这边有点着急,叶神你帮我找一下吧,关于这赛季……”


叶修听江波涛描述了一堆,走到书房,看到书桌上厚厚一摞的资料,心想这小子估计拿回来就没翻开过。


“等系窝拍照给泥。”叶修一边翻找着江波涛要的材料一边说。


“麻烦了。”


两个人没多寒暄,叶修把江波涛要的材料好不容易找全,用孙翔的手机发了过去。他本来想将材料放到原位,一抬头就看到了孙翔刚刚胡乱塞到下面的明信片。


叶修一张张拿过来看。上面有的是空白的,有的写了字,乱糟糟混在一起,没有一点条理。


“叶修,我一定会打败你的。”末了,打败两个字还被孙翔划去,上面有油笔点过的印字,看样子是想写些什么最终却没写上什么。


“叶修,我”这张干脆就没写完。


叶修耐心地看着这些未完成的卡片,最后一张似乎是唯一写完的东西。


 


“一周年”


叶修怔了一下,明显没想到这东西是因此而存在。


原来,已经一周年了啊。叶修觉得两个人是事情仿佛还在眼前,但是仔细想了想,日历上的数字已经悄然改变了一位。


叶修很少记住这种事情,他盯着明信片看了一分钟,笑着拿起笔在上面写了一句别的东西。


写完他就叼着烟,跑到走廊外面抽去了。


 


孙翔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很安静。


隔壁那对夫妻似乎在吵嚷些什么,孙翔翻了个身,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他无意识地抱着软软地被子,喉咙因为干渴而有些沙哑得发不出声音,他用力说话,声音却仍是哑的,有些听不清楚。


“叶修?”


没人回答。


孙翔一下坐起来身。他身上出了一身汗,棉T黏在身上有些难受。烧似乎有些退了,脑袋不像之间那么昏沉。孙翔咽了口口水润了润嗓子,又喊了一声,“叶修?”


他下了床,在屋子里找了一番。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他有些暴躁地揉了揉头,有些搞不清楚现状。


走过玄关的时候,有一阵凉风不知从哪里吹过来,让他冻得一哆嗦。他往门口走,却发现门开了个缝,没关上,隐隐约约还有点烟味。


他心脏漏了一排,不由自主地推开大门。大门缓慢得活动着,发出“吱呀”的声响。风灌进来,吹着孙翔满是汗的身子有些难受。


蹲在门旁的叶修没料到门突然被推开了,他抬头一望,正好孙翔凑了半个身子出来,两个人的视线没有预料地直直地撞到了一起。


“哟,醒了吗?”叶修先说了话,他把手里的还没抽完的烟放到用易拉罐做的简易的烟灰桶里摁灭。他站起身,腿有些麻。


孙翔被风吹得在一边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叶修蹙起眉,他跺了跺脚,快步走进去把门关上。


“怎么不多穿衣服,不怕又凉着?”叶修有些责备地说。


孙翔亲密地把脑袋架在叶修的肩膀上。他不在意地说,“没事。”叶修身上沾着少量烟味,味道不是很重,孙翔因为感冒而不太灵敏的嗅觉竟然没第一时间提出抗议。或者说和这个家伙生活久了,他已经适应了这个味道。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孙翔想。


 


生病会软化一个人。


孙翔难得用行动小小撒了个娇。毛茸茸的大头在叶修的脖颈里磨蹭来磨蹭去,似乎是想让神智更加清醒一点,有没有效果不知道,叶修却被他柔软的发丝搔得很痒。他的身体有些颤,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孙翔扯了开来。


“要接吻吗?”叶修问。


“你不嫌弃我感冒了,”孙翔哼笑了一声。


叶修想了想,冲着他呵呵笑道,“果然还是算了。”


“净糊弄我,”孙翔嘟囔了一声,然后凑过去赌上了叶修的嘴。


叶修刚抽完烟,嘴里带着有些呛人的烟味。孙翔出乎意料地没有抱怨,舌头舔弄过叶修口腔的每一处,干渴的口腔被对方的唾液湿润,沾满了对方的味道。


亲吻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鼻腔被堵塞着,有些喘不过来气。孙翔的脸有些红,叶修有些不放心地用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婆婆妈妈的,”孙翔有些不耐烦。


叶修则不管他抱怨,“快去睡觉,如果你想病早点好。”


“这点小病根本不算什么。”孙翔小声说,却不敢去看叶修的眼睛。


“快点去。”叶修催促。


孙翔似乎有些不耐烦,他有些赌气地说,“那你在亲我一下。”


“……”叶修的眼皮跳了跳,把孙翔推到了床上。


 


孙翔又养了两天,感冒才完全好。他早上在厕所里的刷牙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被自己扔到一边的明信片。


他突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冲出了厕所。


在厨房里找水喝的叶修被吓了一跳。


他从大堆资料里抽出了压在下面的明信片,却发现已经有人帮他把它们都理好,整整齐齐地落在一起。


孙翔翻开第一张。


 


“一周年。”


下面叶修加了一行字。


“继续一起走下去。”


 


孙翔抹了抹嘴角还挂着的泡沫,像是被拆穿了小把戏的孩子有些气急败坏又有些不好意思,他下意识把明信片一股脑都扔进垃圾桶里。


做完这个动作他就后悔地又把第一张翻了出来。他摸了摸,然后把明信片压在了桌子的玻璃板下面,转身继续回去刷牙去了。


 


未来这条路很长,时间不会停下他的步伐。


你我也是。


 


 


                                                                     羽毛


                                                              致我亲爱的M


                                                              2015年2月20日


 


 


写在后面:


 


先祝M生日快乐,在美帝要好好照顾自己。这种话我说过太多次了,但是新的一岁希望你能好好的,有个崭新的开始。


本来是写肉的,但是最近手还是生疏了,到最后也没写出什么东西。就剩下了这个有些OOC的小段子给你,希望别嫌弃ww这篇文取一周年,其实也是因为我们认识了快一年了。


我特意去找了QQ的显示,加QQ的时间是347天。


我现在还记得M在双叶群的第一印象,脱裤狂魔。从双叶群到现在,感谢一直以来的照顾了。


其实跑到翔叶也是因为M的安利,感谢你给我好多东西,希望以后,一直这样走下去。


生日快乐ww

评论
热度(158)
© 漫溯溯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