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叶]无终曲 01

孙翔x叶修only,摇滚乐手x音乐老师paro,文笔着急所以练练,慢热,图个开心^///^ 求不嫌弃(感觉拿丽江来写音乐艳遇[。]的这个感觉挺好的)


正篇↓




Chapter1


8:27 AM


孙翔一向对阴天深恶痛绝,而面前这盘已经被他用叉子戳到碎的不行的甜腻酥饼,更是往他不太明媚的心情上狠狠抹下糟糕的一笔。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厢里的旅客也渐渐多了起来,孙翔把帽檐使劲儿往下压,也遮不住他阴沉的脸色。


冲动是魔鬼。这是整个早上出现在孙翔心中频率最高的一个句子。


车窗外的景色飞快掠过,目所能及的也不过是一片绿荫模糊的影子。和在S市见惯了的高楼大厦不同,火车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驶进峦动的矮小山间,在乌青天色的笼罩下沉闷而机械。


包里的零食已经所剩无几,快速的解决完灾难一样的酥饼,孙翔掏出手机摆弄起来。在上午八点半这个点,他那帮狐朋狗友大多数都浸在梦乡,朋友圈刷来刷去也是些没意思的东西,别人的生活,一向不是孙翔关注的重点。百无聊赖了半天,通话记录上才亮起一个消息:


水水水:[小孙,你人跑哪儿去了?]


一见是江波涛发来的,孙翔阅读的性质立马减了一半,心中暗道不妙,那边的消息又接二连三地过来了:


[下周的公演还没排练呢,昨天下午就没见你人。这两天微博也不更,你粉丝都发私信问我你是不是失踪了]


别看江波涛现在语气挺温和,没大事的话他一般都不主动盘问孙翔的行踪,孙翔可没那个胆量不回复,他们这个副队长要被挑起脾气来,只能是自己吃不了兜着走的。他悻悻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


引爆器:[出门散几天心,曲我会练]


江波涛那边立马发了个“逗我吗”的表情,幽幽追问过来:[我也不多问,你告诉我你在哪。我看看调排练的时间,反正大家曲子也熟,就是去会场走个感觉]


一看那边得要求本人出席,孙翔顿时心虚了,想了几个借口,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坦白从宽:[额,有点远]


水水水:[具体点]


引爆器:[去丽江的车上]


水水水:[……]


孙翔顿时尴尬得想把手机都给吃了,头脑加上之前种种累积起来的烦躁也愈加混沌。他狠狠揉了一把脑后的头发,歉疚地给江波涛回了一条:


引爆器:[江哥,这次那么突然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查了通告,这几天准备live不是把大部分的活动都推了吗,其他的基本都是义演和广告商要求的]


水水水:[嗯,的确]


见对方没有不悦的样子,孙翔试探地加了一条:[那个…我请几天假可以吗?]


对方那边也沉默了片刻,孙翔都腿都快抖成筛子了,回复才过来:[我会和经纪人说得。你觉得合适就好好休息一阵吧]


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对方的消息又过来了,


水水水:[小孙,这次的事真不是你的问题,别放在心上。轮回强韧着呢,不至于也没有必要被这点小事搞得一蹶不振,你也是]


江波涛的语气终于软下来,关心了几句, 少了刚刚公事公办的意味;想必队友见自己没去练习也着急。孙翔修长带茧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弄了几下,本以为这次一声不吭跑到外省,一顿教训是免不了的。没料到江波涛没多说也不多问,心下触动,回复:[我知道,谢谢江哥]


水水水:[我们今早还以为你跑路了,不过等你回会S市,加倍工作量是不能少的哦。之前不是总说出趟门会有灵感吗,现在放你自由了,回来交作曲,你懂伐^_^]


引爆器:[……懂懂懂],又接了一串擦汗的表情。


江波涛也不调笑他了,追问了一句:[你这招先斩后奏倒是玩得好。乐器带了吗]


引爆器:[没,之前到K市给唐昊打了个电话,他把他备用的借我。]


孙翔又想起了唐昊接到电话后的咆哮,怒气值都能透过听筒狠狠扼杀他的耳膜。如果不提这发来电是在今早五点半,来自刚下早班机的自己。他随手找到唐昊的头像,给他发了个表情,意料之中,对方早把他拉黑了。


“小心眼啊…”孙翔嘟哝。这也不能怪唐昊,凌晨被叫起来,走了四十分钟的机场高速给孙翔送乐器,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远在S市的江波涛也调笑一句:[呼啸的主唱都叫得动,小孙你也大牌啊^_^,不过也好,不然你一路上也怪无聊的。]


引爆器:[嗯…他刚好休假回家…]


罢了,消息便再没有闪起了。孙翔放下手机,心里有种了却了一桩事的轻松,方才感觉疲惫涌上。车厢在仿如没有尽头的铁轨上规律地震动,本来就看不清的绿荫更是在眼前模糊起来。当时时间紧急,路程有短暂,孙翔买了个软座的票就上车了。此时他也只是调整了个舒服姿势,把脑袋搁在臂枕上闭了眼,大脑在疲惫的状态下也没挣扎多久就平静下去,他享受起不算嘈杂的列车中短暂的睡眠。


要不是三天前的变故,孙翔相信这个时间点的自己估计还在自己S市的公寓里等着一个自然醒,或者迎着房间落地窗不算壮美的晨曦拨弄着琴弦,奏个矫情忧伤的旋律,自顾自感怀下自己没什么波澜起伏的生活。


三天前--


梅雨季似乎把整个东部都揽进了一个湿漉漉的帘幕里,整个S市都被浸在雨水中一样,即使有外面的贝斯袋,孙翔还说忍不住两只手护着,生怕沾到一丁点水滴。马上就是轮回的夏季演唱会,为了这次的表演他差不多排演了两个月,从签约以来这是他要参加的第一个大型live,再加上这次还要推出他原创的新歌,对孙翔的意义不言而喻。时间越来越近,他干脆连乐器也每天随身携带着,一点岔子都不敢出。


孙翔快步进了练习室,平时这个点,人基本都到齐了,而今天只看到鼓手方明华一个人。


“前辈早。”


方明华看起来有些低沉,正在擦拭着鼓棒,一见孙翔进了音乐室,勉强笑了笑,为难地开口:“小孙,呃,那个,我就开门见山吧,我们在S体育场的的演出估计是要取消了。”


“什、什么啊?”


方明华没搭话,只是摇摇头,起身,走到愣怔的孙翔跟前。


孙翔一头雾水,愤慨还没来得及涌上,就被困惑所压住:“啊??为什么啊?不是三个月前就已经订好了吗?宣传都放出去了。”


“我知道。”方明华苦笑:“最近我们那个投资商的运营好像出了点问题,之前场地就没完全确定下来,再加上…”他顿了顿,犹豫了一番又开口,“你记得之前闹了点风波吗?有些娱乐博主收了钱,黑你写的那几首曲子太负面,没有正能量。我们本来以为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没做回应,没想到这几天又被拿出来炒话题,网上反响挺大的。”


孙翔一听就毛了,强忍住,咬着牙问:“不、不是很正面?难道我还写个手撕鬼子的歌啊?!那也不对啊,我的曲子不行,斩了不就行了,跟演出有一毛钱关系吗?”


“公司之前就嫌我们轮回给他们打广告的契机少了,简单说就觉得我们耍大牌。”方明华脸上也多了几分忿忿的情绪,“也不知道是不是趁着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一把,说把我们的演出延后了,放在预备单里面。其实也差不多是取消了的意思。”


这下孙翔算是懵了,信息量太多一瞬间分析不过来似的,微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半晌才结结巴巴开口:“取消…?等等这也太…有钱不赚他们傻啊?”


“这不是你的问题,放心。”方明华拍拍他的肩,“公司早想找了个机会治治我们,只是这次顺水推舟找了个机会罢了。轮回毕竟也是一棵摇钱树,他们不敢撕破脸,只好这样。正式的通稿他们一直拖着没发出去,取消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啊…那其他人呢,怎么就见你在这儿?”孙翔还是有点愣,连脾气都没力气发上来,看周遭环境不对,连忙追问方明华。


方明华见这个队里最难搞的后辈没有预料之中的过激反应,便也稍微放松下来,蹙眉道:“队长和副队去交涉了,不过估计也是徒劳。小杜小吴知道以后就去录音棚了,毕竟没什么练习了。本来我也是那么打算的,留下来等你到了通知你一声。”


“嗯…哦……前辈,我能、回,回躺家吗,有点晕。”孙翔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是应该发火的,却没什么愤怒的实感。更多的却是种长时间紧绷后放松下来的疲惫,或者说眼前的一个目标突然消失得无迹可寻后,无所事事的迷茫。


方明华急了,扯住孙翔的胳膊:“诶诶诶小孙你稳住你稳住,看开点就是个live,我们之后还要赶音乐节呢,振作一点……”


“我没事,就是昨晚熬夜修曲子了,现在就,就想睡一觉。”孙翔幽幽答道。


“行行行,我现在就送你回家,你等一下啊我拿下车钥匙…”


虽然没有大吵大闹,但孙翔一声不吭、神情恍惚的反应反而把方明华吓坏了,亲自把孙翔送回家,一路人他还是一言不发,方明华又叫了外卖才敢走。要不是看孙翔一个人住,让他下灶和登天的难度差不多,公寓里最尖锐的东西就是剃须刀,还是电动的,方明华就差把尖锐物体收集起来打包带走了。掏空了心准备了三个月的live说没就没了,昨晚刚谱好曲的乐谱都还没从包里翻出来,自己背上还多了顶不大不小的黑锅,暴躁如他都哭笑不得,干脆衣服都懒得换,就在沙发上躺了一个下午。


终究还是饥饿唤醒了身体,一到傍晚见人少了,孙翔才摸下楼,到附近的小摊开了几罐青啤,使劲灌了几口,又恶狠狠地、泄愤一般撕咬手上的肉串,小摊战战兢兢地准备收摊。


静坐了半天,好像是思考了良久,突然爆发,一拍桌子:


“妈的!老子要去旅行!说走就走的那种!”


------------------------------------------


9:17 AM


“我可以要一份今天的报纸吗?”


在列车的另一端,一个面色带着憔悴的男人轻声抬头对乘务员开口。他的脸上苍白,显得泛着乌青的眼圈更加显眼。座位旁边陈列着还残留着些许茶渍的纸杯,香烟和火机。


“好的先生,您需要我帮您续点热水吗?”乘务员放下报纸,小心观察着他的脸色,也为他的憔悴有些不安,收走了空纸杯,随口一问。


“不用了,车也快到站了吧。”他的声音却还算精神,仔细一看脸上的苍白似乎不是因为劳累,而是皮肤泛出的白皙。没等乘务员回应,他便抓起烟起身,“吸烟室是一直走到头对吧?”


“是的…嗯,叶先生。”乘务员查看了一下手边的旅客信息,叫出了名字。


“谢了。”


叶修穿过不算宽敞的走廊,还没等到吸烟室门口就忍不住叼出一根咬在嘴里过瘾。这种让他憋几个小时的列车估计以后是不会再坐了,他想。


在这个旅游淡季,少了八成的观光客,车上的人还真是不算多,行李架都没怎么放满。叶修百无聊赖观察着,车厢里的一切大多都大同小异,连打发时间的作用都没有。直到一把包得严严实实,形状熟悉的乐器出现,才让他稍稍提了点兴致。


和小打小闹的玩意儿不同,这把贝斯从外观的保护上就感觉价值不菲,只是外面的骷髅头贴纸实在是让人少了大半称赞的心思。一般人出行旅游都不会考虑带那么正式的乐器,要不就是心里被“背着音乐浪迹天涯”的想法填满脑子的文艺疯子,要不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乐手。


孙翔好像两者都占了,又好像两者都与他无关。


叶修借势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坐客,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的当地人打扮,或是清一色戴着旅游团帽子的游客,只有一顶黑色的棒球帽格外显眼,上面还有暗色的印花和骷髅头。帽子的主人侧靠在椅背上看不清他的脸,身上和帽子画风极相似的、印着巨大黑色狗头的T恤也让这个熟睡中的人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一股跋扈的气质。叶修抽了抽嘴角,对这种审美他一向很难拿“欣赏”这种态度来评判,没什么挣扎认定了这把贝斯的主人。


他收回目光,没在过道停留多久。虽然苏沐橙把他这次度假的行程早已安排妥当,更何况这假期还是苏沐橙半强迫半威胁他才接受的,一天的舟车劳顿还是足够耗尽叶修的体力。他并不是喜欢丽江那种慵懒风格的人,只是在苏沐橙给他挑选的好几个地点里面,这是唯一一个既不用出海关,又带点音乐人文风格的选择。这个少年到给了他一点期待,若是如愿在古城碰到几个好玩的搞音乐的小年轻,那也算不虚此行。不过在到站之前,他也只能靠香烟提提神。


“贝斯啊…好久没碰了。”叶修暗想,指腹在空气中自娱自乐地拨弄着扫弦的形状,即使过道两旁没人会注意到这双手是何样的漂亮。虽然那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的手有些古怪,但是白皙纤长的手指在虚空中划过的精致弧度,却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窗外的景色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在群山之后也逐渐能捕捉到城镇的影子了。列车在平稳节奏的驶动声中,也将快到达终点站。




----------------------------------


如果能坚持看到这里真是太感谢了^///^不嫌弃的话暗搓搓求个评论[

评论(25)
热度(84)
© 漫溯溯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