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来日方长(上)

来日方长

日更小达人的来一发短篇,不知不觉成为双叶专业户了【泪】我那么勤快大家点个蜡、哦不点个赞呗?(闭嘴)

其实是来群宣的www。丢一枚双叶群:【霸道总裁与网瘾大叔,群号139080030】

吃双叶的姑娘们来啊来啊,被这个魔性的群名震慑到了吗?!站叶受cp的都可以一起开脑洞,反正大家都是深井冰。还有肉吃哦(大雾)。这个宣传是不是太硬了?我本来想在肉文里植入的。

ooc严重,无剧情可言,是一个关于钱的故事(不),bug满天飞,请慎食。弟弟痴汉化注意。

 

 

【上】

“说吧,你几个意思。”叶修瞥着眼问坐在对面的人,这房间禁烟,他有些焦躁地拨弄着手指,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自前年以来,第一次见面吧。”那人没有正面回答,慢条斯理地抿了口咖啡。“转账,兴欣那边收到了吧。”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个问题,我觉得你比我清楚。”

 

宽敞的议事厅再一次陷入沉默。叶修百般无奈地盯着那张和自己几近一模一样的脸,那人也似笑非笑地回望他。

 

“哥哥,好久不见了。”

 

“呵呵。”

 

叶修起身甩他几个大耳光子的心都有了。开始深刻检讨自己被骗过来的种种——

 

 

新赛季准备前夕一般最为忙碌。俱乐部与选手的续约、签约,拉赞助、搞宣传,和转播方交涉,要耗费的精力都不少。另一个方面,为了提升实力,技术部对于装备的提升、公会的各项事务都是丝毫不能放松,与往日相比工作量也大大增加。兴欣作为一支根基尚不算稳的新晋战队,没少吃苦头。

 

虽然兴欣的崛起很快,上一赛季的表现很大程度上赚足了人气,但今年不能再享有联盟给予的一些福利,加之战队本来就是草根出生,内部的各方面建设还很薄弱,各种事由几乎都是靠战队的选手和老板来亲自操办。陈果这段期间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个用,有事没事就拉着两个姑娘抱怨自己老板当得像个管家婆。

 

好在兴欣的各位都很自觉,夏休期一开始,除了安文逸和罗辑回了趟家收拾了些东西,全部人都留在兴欣做复盘、抢boss。待两人马不停蹄赶回H市,也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

 

陈果看到这势头感动万分,她本来盘算着这赛季一结束就把薪水给结算了,再召开个短会和大家商讨一下续约的事。只是奈何把各种累积资金投入到硬件设施建设和装备提升后,就没剩下多少了,叶修和关榕飞对于这方面的付出是丝毫不手软的。赛季前期,也捞不到多少利润。想参考到叶修的意见,陈果私下找他商量了几句,那货却一脸不耐的样子搞得她很是恼火。

 

“这方面老板你决定啦,干脆合约定的长一点吧,省的每年那么麻烦。”之前因为兴欣的前景还抱有未知,合约的期限暂定一年。

 

“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是想,那个,最近实在是拿不出什么钱来了,不能像去年那样应付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和他们谈续约的事···”

 

叶修往墙上的挂钟扫了一眼:“老板,完了没有?你不急我急呢,boss已经一个晚上没刷新了,现在我估摸着也快了。理财的事情放过我吧。”叶修今天起来,头发都没打理就坐电脑前了,顶着一头乱发踏着拖鞋在屋内晃悠。

 

陈果欲哭无泪,那么严肃事关战队命运的话题被嫌弃了呢。

 

“叶修你好好听我说,我们好歹也算个有头有脸的战队,各方面不管对内还是对外,都要有个样子。呃,虽然资金还不是很宽裕,俱乐部和公会那边也要腾出一部分来,当然首要的还是选手这边···喂有在听我说话么?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上了,昨天又弄到几点了?”

 

叶修撇撇嘴角,随手扒了两下头发:“老板,我这边你大可不用担心,只要有吃有住就可以了。其他方面的问题···唔、好像真的有点棘手啊···总之你先私下找他们问问吧,不过我估计他们不会在意这方面的。”

 

陈果看他这样子,也知道没必要多问了,按他说的单独找人谈。正如叶修所说,大家都干脆得很。像包子、莫凡这样的,基本合约都没看就把字签了。

 

安文逸把合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和陈果探讨了一下,挑出里面几个不合理的点,帮陈果从新制定了一张。而罗辑很贴心的根据合约内容,整理出一份短期的理财计划,其中对材料投入、技术人用的雇佣、赞助和代言的分配都细拆得清清楚楚。虽然得知现在战队不理想的经济状况大家都有点消沉,但都纷纷表示可以等到赛季中期的时候再作打算,先把现有的投入到建设里,陈果又感动得一把泪。

 

叶修心生感慨,顺手把qq签名改成了【人在江湖飘,哪有不用钱】。就是这个签名,引发了接下来的事端。

 

虽然忙,大家的生活总的来讲还是很愉悦的。一个夏休期过去了,兴欣还是原班人马。方锐、苏沐橙倒是额外多了些活,几乎每个星期,就要跟着陈果出去几次跑代言维持生计。而叶修本来也是全明星中的大神,理应也是各赞助商的抢手货,可惜60%的商业活动都被他以【身体不适】的借口一概拒绝。

 

【与其去搞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花点事情在游戏上。你们不知道哥每天有多忙。】对于这个问题,叶修痛心疾首地解释道。他不喜爱出息公共活动,这是人尽皆知的。陈果自然不会为了那么点商利要求他什么,相反,她还希望叶修少操心这方面的问题,能迁就这尊大神的自然就迁就了。

 

虽然能推就推,但在一些必要拉拢的赞助商身上是行不通的。叶修也不会让大家为难,凡是比较重要的场合他都会出席。值得一提的是,诸位判断是否重要的标准只有一个——钱。兴欣就是这样一支简单粗暴真性情的战队。

 

···············································································

    “喂,嗯嗯您好,啊?真的吗?我知道了···”

 

这两天陈果的手机几乎没停过,电话几乎都来自于广告商或是联盟的管理部门,来确认比赛相关事宜等等。大家也习惯了她时不时窝在墙角接电话,这段时间里叶修乐得叼支烟,过一下短暂的瘾。

 

“卧槽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我在呼啸的时候可没那么折腾!那个赞助方要我穿动物服饰,简直太凶残了,方锐大大我一直都是走偶像路线的!”方锐这两天通告异常的多,几乎来者不拒。他都有种自己不是电竞选手是艺人的感觉了。每次到休息时间就开始抱怨,为此没少被叶修嘲讽。

 

“你说酸奶那个广告?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吉祥物就是一只奶牛。我们会很期待的。”苏沐橙嗑着瓜子刷着微博,顺带调侃方锐几句。

 

“苏妹子你变坏了啊啧啧,得离叶修远点。话说老叶,你至今只拍过一个键盘的广告吧,而且还是平面。老板娘不厚道啊!怎么给你这么多特权。”

 

叶修没理会,抓了一把瓜子丢到桌子上。训练室大家该怎样怎样,一片祥和。

 

“咣——”

 

倏忽,陈果那个角落发出一声不小的碰撞声。

 

“果果怎么了?!还好吗?”

 

唐柔见不对赶紧问了一声,其他人也停下来手上的凑过去。

 

刚刚那是陈果手上的马克杯落地的响音。见她一脸难以置信地握着手机,僵硬地对唐柔摆摆手,声音有些不稳地回答:

 

“好、好的,真是非、非常非常感谢了。嗯……我会通知到的…”

 

挂完电话后陈果愣怔地看着前方,半晌后往自己脸上掐了一把,疼的嘴角一咧,一堆人迅速把她围住,眼巴巴望着她。

 

叶修皱眉:“老板,怎么了?”

 

包子义愤填膺地表示:“老板娘,不会是讨债的?还是砸场子的?你别担心,有我在这里,没人敢来!”

 

她愣愣地摇了摇头:“是联盟···说有一企业找到他们,指名要给我们战队提供赞助···而且那家企业…貌似挺有来头的,出手特别大方,所以联盟让我们特别重视一下。”

 

众人一听是司空见惯的赞助问题,也不觉得有什么特殊,只是由联盟方亲自来联系,的确是不太寻常。

 

苏沐橙问道:“那果果,有赞助是好事啊,你怎么这个反应?”

 

陈果还是一脸僵硬,顿了顿开口:“那我和大家直说了啊,我们、可能要咸鱼翻身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语,从手机里调出转账记录,横在身前展示给众人。

 

“这次遇到个大金主。呃、别的战队我不知道,至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赞助方达到这个数额的。”

 

兴欣众都是自诩见过大世面的了,一瞄到上面的金额,还是纷纷不淡定了。

 

“我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这幸福来得太突然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啊!是哪个天使姐姐那么大方对我们兴欣那么照顾啊!这钱多了没处花吧!我们终于要开始纸醉金迷的生活了吗!我再也不说兴欣穷了啊啊啊。”这是方锐的反应。

 

“我、我、我记得我们去年直到赛季中旬筹到的赞助也、也没那么多啊,好、好像才有这次的二分之一不到。”罗辑也冷静不能了。

 

包子直接抱头哀嚎:“这得看多少趟场子啊啊啊!我们发达了啊啊啊啊!”

 

莫凡默默瞪大了眼睛。乔一帆换水的手抖了抖,留下一地水渍。苏沐橙也有点惊讶,她好说也在豪门嘉世待过,但这样的情况还从未遇到过。

 

一派牛鬼蛇神、群魔乱舞的大好景象。

···············································································

因为事关重大,而联盟那边又需要兴欣尽早和这个赞助商取得联系、会面商谈。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一笔巨额打了水漂,兴欣连夜决定翌日就由陈果出马,带着叶修去B市和赞助商见个面。这般重任让叶修头疼万分,从上个赛季去茗乾绿狠狠嘲讽了一番夏仲天后,他就没对付过这般场合了,可惜是大家投票选的他,这是民意不能违背。他苦苦哀求无果,只好在登机前哭丧着脸做最后的努力:

 

“老板,我是可不行。你真要个人陪,雇一个经理人或者找沐橙、小唐,美女多赏心悦目,我去了干嘛。”

 

陈果一脸沉痛地看着他:“组织给予了你厚望!怎么能辜负呢!而且你一个大神带在身边也好壮壮胆啊。”

 

“······”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昨天下午安文逸找了我说了些情况,我也有点担心。”

 

 

【比起其他人的兴奋,安文逸却是一脸愁容。下午离开了训练室找到陈果那里:

“老板娘,你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么?”

 

“恩?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和我们一没签过合同,二没直接接触过,就这么干脆的转账过来,可靠么?”

 

陈果想了一下:“电话是直接从联盟那边打过来的,我可以确定。呃、这么大一笔转账,要查的话也很方便。”

 

安文逸眉头却皱的更加深了:“如果真实性没问题,恐怕问题会更麻烦。这样的赞助费,已经可以算是夸张的地步了。我们新赛季一切还是未知,说得不好听一点,前期这样投入都可以算是赔本买卖。我怕他们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比如夺冠什么的。先斩后奏,在前面等着我们。那样就真的麻烦了。”

 

陈果一听,也开始发怵:“到时候如果不行,再转回去就、就可以了吧?”

 

“只怕没那么简单。算了,现在不说这个了,这个只是最坏的打算。如果真的谈拢了,我们一直以来的问题也可以得到解决。总之,先保持原样。”安文逸嘱托。】

 

叶修听到这个情况,也沉默了半晌,他之前也问过乔一帆,微草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作为一支新晋战队,兴欣的境遇未免也太过不寻常。

 

“总之先探探虚实吧。”

 

···············································································

根据之前给到的地址,两人乘车到了市中一带。站在眼前那栋气势磅礴的写字楼钱时,陈果观摩了一阵才反应过来,掏出电话联系。

 

被确认了身份后进入内部,陈果才看清这次的赞助商是何等的财大气粗。陈果战战兢兢地跟着接待人进了议事厅,叶修后脚想跟过去就被制止了。

 

“叶先生,您不用进去了。我带您到其他地方休息。”说话的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虽然不解,他也乐得轻松,毫不犹豫转身跟着姑娘走了,留下陈果一个人泪流满面。

 

在宽敞的走廊里一直无话,叶修觉得作为战队的立场态度还是谦卑一点比较好,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个,请问姑娘,我们这是去哪儿?”

 

小姑娘没回答,笑眯眯地对他做了一个【yeah!(叶)】的手势,搞得叶修心里一阵发毛。走了片刻,在一扇门前停下,门上没有挂任何标牌,看上去诡异万分。

 

“叶先生,就是这里,您推门进去就好。那我先下去了。”然后转身就跑没影了。

 

“喂、我···”叶修心中再次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干站在这也不是办法,叩了两下推开了门。

 

门内是一间装修颇为雅致的办公室,但他没空欣赏这些。房间里还有一个人,那人窝在办公椅上翻看着文件,最重要的是那张和他如出一辙的脸让叶修想无视都做不到。

 

“对不起我是送快递的走错门打扰了。”爆手速把门一摔。

 

“混账哥哥你给我站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

 

叶秋起身倒了杯茶放到他面前:“喝吧。”

 

“你什么时候那么出息了?还能在B市买那么大的写字楼,我竟然都不知道。”

 

叶秋顿了顿,轻笑一声:“呵,我的事情,你什么时候上心过。”

 

“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好好知道了。这里只买下了一半,各方面还在建设中。这次刚好来认个门,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

 

“所以,对兴欣的赞助,也是以这里的名义?”叶修皱眉。

 

“恩。所以你才一直没发现。”

 

“你这是干什么?就为了把我叫来一趟花那么大血本?万一这次我不来呢,你有没有想过?”

 

叶秋不答。从旁边掏出一个档案袋搁在桌上。

 

“没钱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和自己弟弟要钱啊?你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

 

“你还记得我是你弟啊。”叶秋抬眼。

 

叶修有些火了:“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怎么阴阳怪气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前期投入的风险有多大?比我多读了那么多年书怎么还是这样感情用事。”

 

叶秋身体明显一僵,缓了缓,用眼神扫了一眼桌上的档案袋,徐徐道:“这次赞助的各种相关文件都在这里了。不过不是现在看。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

 

“叶秋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事说事。”

 

“好,按你说的公事公办吧。与兴欣缔结起了商业关系,付出的同时,自然我方也是会有条件的。作为兴欣的队长,叶修先生,你是赞同这个说法的吧?”

 

叶修瞪着他不语。

 

“相信你也明白,我们投入的不是小数目,昨天也表示了诚意。因此,在一切还未确定下来之前,我先提一些要求不过分吧?”说罢叶秋起身靠近。

 

“呵呵,叶总真是幽默。”叶修也抬起头与他对视,挑衅地眯起眼。

 

“叶队长,你需不需要给我一点表示?”倏忽,叶秋一把抓住了叶修的领口,俯下身。

 

叶修笑笑,顺势把胳膊搭到对方肩上,揪住叶秋后脑的头发往后扯。

 

“恕不奉陪。”

TBC

 

 

拖了三天的群宣啊【泪】好纠结下一章撸不撸肉。看到的姑娘在评论里留个意见呗?【没人理】 @栗子鸡肉羹 


评论(81)
热度(139)
© 漫溯溯溯 / Powered by LOFTER